左春秋

身似浮萍不由己

看浮云半生闲,知冷暖百年苦——评《异世神级鉴赏大师》

花珞罗:

大一的时候为这篇小说写的评论,时隔三年自己回顾还是感慨万千,留个档,记录一下我高考后的巅峰时代[允悲]


<<<


人们常说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遁去其一,是为生机造化。大道无情,天道无私,然而人却不同。于天地之间不过是朝生暮死的短短一生,拾朝花而欣然一笑,望落木而黯然叹息,碧海青天,浮云朗日,天地无情,人有情,风景无情,诗有情。诗又是什么呢,古人云一切景语皆情语也,字字含情,句句风景,多少寥廓情怀多少缠绵悱恻藏在这短短文字当中,无数的景致,无数的人,无数的诗人,无数的诗,感情浓缩到了极致,便产生了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,便是旁人远远观望,心中亦感动容。以诗入道,便是情的极致,江流争渡,体味得多了,当惊心动魄已经成为一种习惯,便不再容易生出感慨,极情却又无情,诗中万千情怀包容于一身,便自然而然生出一种旷达而悠远的眼界。


人世沉浮,风云变幻,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离人太远,无情者非人,而是天。只要身处局中,谁也无法独善其身,时间的真正意义并非斗转星移、四季更替、沧海桑田,俯仰一世,不过就是体会,体会人生的痛苦与磨难、体会人生的荣耀与伟大。道说空,佛说无,其实并不尽然,修仙者,夺天命、争朝夕,逆天而为,起因便是那一股不甘天命的郁气,便是情,修真路上道阻且长,咬紧了牙关不愿放弃,便是情,就是说那最后渡劫的一步,连天都在阻止你,逆天而为,自然不能顺从天道无情。若是真无情,便不会执着。修真之人所提的无情,不过是恪守本心,不为外物乱情罢了,若真是断情绝欲还自以为得道,实际上已经误入歧途。


人啊,会犯错,会迷茫,有欲望,有感情,正因如此,才更显得丰富多彩,天机遁去其一,因情而衍生无数变化,无数可能,无数未来。正是不理智,才不单调。喜怒哀乐,忧愁烦恼,由此而生。因此佛教有云人生八苦:生老病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、五阴炽盛。


其实说这么多,只是想说,在我看来,无论是是非还是唐时,都是有情人。非但是有情人,还是痴情人。


是非心怀天下,慈悲为怀,是大爱,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信仰,而他始终放不下唐时,以致心魔丛生,是小爱,是他作为一个人,无法割舍的感情。有句诗很美,也充满了遗憾,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然而,感情一事,实际上并非是非此即彼的,是非爱着天下苍生,也爱着唐时,他爱着,那便是爱着的,情自心起,并不是如何思虑如何悟道如何成佛就能割舍开的东西,他毕竟是一个人,便是神佛也是有情的。


至于心魔,其实不过就是求不得罢了。因为爱着,却得不到,所以不甘心。得不到,说是为这天下苍生,其实也是不对的,并不是是非爱上了唐时就无法拯救苍生了,为什么不呢?为什么两者必须要割舍其一呢?这有什么必然吗?其实只是是非认为他得不到唐时的感情而已,他认为唐时不给,所以生了心魔,生了心魔,就真的无法拯救小自在天,原本的双全之局,真的就只能割舍其一了,只因他认为自己若是放纵自己深爱上唐时,却求而不得,最终会毁了自己,也会毁了小自在天,唯有放弃这段无望之情,才能拯救小自在天。


越是平日清心寡欲的人,实际上,情感越是强烈,只因他们不乱情,所有的情感执念都投注到一件事上去罢了。因为目光太过专注,眼中只有这一条路了,纵是是非这样心思玲珑的人,也难免在情之一途中误入迷津。


对于唐时而言,又何不是如此呢?最初是非助他解毒,却生了心魔,于他的角度思考,不过就是和尚开荤,食髓知味。就算是后来知道了是非真的动了情,唐时也是个不乱情的人,他的感情比是非更加外露,但也及其明显的是,他往往只在乎自己,是非对这段感情就不抱希望,明言两人没有可能,于是唐时便也认为两人是没可能的,结果就是他虽动心,却也入了迷障,以为自己求不得了。


得不到的东西,再怎么喜欢,在眼中也只能是无聊了。


烟锁重楼,只手摘星辰,如梦似幻,在这烟云高楼,摘取那天上的星辰,由此想来,似是世间事事都能心想事成了。然而唐时看见的是非却依旧是拒绝的姿态,可见他认为是非跟他是没有希望的。


无情道总纲有意思的很,极情道为有情者墓,无情道为无情者棺,波涛汹涌的水再妄加搅动便容易倾覆,平静的水抑制波流便容易成为一潭死水。说到底,依我看来,唐时修行无情道,也不过就是抹去心湖的波痕罢了,湖底的暗潮涌动,谁也无法知晓。


迷津漫漫,你舍身度我,我便也度你一回。看似恩怨相抵,因果两消,实际上,因缘哪是这般有借有还便能简单了结的东西呢?


痴情人,便做痴情事,一叶障目,两人都是看不透罢了。


只不过,情之一字,最难消解。


爱别离,求不得,人生之苦,氤氲舌尖,辗转反侧。


被压抑的,终会爆发,被掩盖的,终会揭晓。


悟与不悟,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。

评论

热度(103)

  1. 左春秋花珞罗 转载了此文字